(網路轉載)
 
 

我的眼睛已經看見

 
 



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主降臨的大榮光
祂正踏盡一切不良葡萄使公義顯彰;
祂已抽出祂的怒劍發出閃閃的光芒,祂真理在進行。

我曾在營地堻臕隍漫]火中看見主,
夜間露水濕潤中有祭壇是為祂建築;
祂公義的字句出現藉微光我能讀出,祂日子在進行。

救主號角聲已吹響要我們繼續前進,
祂正坐在榮耀寶座上審判世人的心;
我的靈速回答主我心在祂面前歡欣!真神正在進行。

基督誕生於猶太地美麗正如百合花,
在祂心懷滿有榮光使我們改變像祂;
祂捨命使世人成聖我也願捨己救人!真神正在進行。

(副歌)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祂真理在進行!

世人對世事都眼見為實,基督徒卻可憑信心之眼,見未來的榮耀。這首詩歌的作者郝裘麗自幼聰慧,廿一歲時就有詩與散文集出版。 她是詩人、演說家、社會改革家和慈善家,也是美國婦女參政運動的倡導人,反對奴隸制度,呼籲國際間,結束所有戰爭。 她到處演講,為和平、公義、慈善運動,堅強奮鬥。

1861年秋,郝爾夫婦與麻省州長及柯拉克(James F. Clarke)牧師,應邀赴華盛頓近郊聯邦政府軍營,參觀校閱,不意敵人突擊,秩序大亂。歸途中遇見沿路士兵高唱北軍進行曲「布朗身體雖在墳中日漸朽腐,精神卻繼續前進!」這首詩歌相傳是史蒂斐(John W. Steff)在1855年為一消防隊所作。 原名是「布朗之歌」(John Brown Song)。 布朗是一位虔誠的清教徒,為廢奴隸制,在1859年10月16日,帶十八人攻佔一港口的軍火庫。 翌日美國海軍部隊反攻,布朗受傷被俘,被控叛國通諜罪而受絞刑。 北軍尊他為殉難的聖人

柯拉克牧師聽了那動人歌聲,建議郝裘麗另外創作較好的歌詞。 那天因長途跋涉,郝裘麗十分疲倦,回家即酣睡,清晨醒來,在曙光中完成了這首詩,題名為「共和國戰歌」,翌年二月在「大西洋月刊」發表。 最初未受人注目,後經軍中牧師麥卡白(Chaplain C. C. McCabe)在各兵團部隊推介,戰俘也在獄中唱此歌,從而流傳北美各州,成為一首愛國聖詩。

林肯總統有一次聽到遊行的群眾唱此歌時,被感動落淚,要求他們再唱一次。巴頓將軍(General George S. Patton, Jr.)特別喜歡這首詩歌,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每當軍隊出征,他都要樂隊奏此歌以振軍心。 1965年詹遜總統(President Lyndon B. Johnson)就職典禮也選用此曲。 1968年夏,甘迺迪總統追思禮拜時,由名歌星安迪威廉斯(Andy Williams)獨唱此曲,由紐約管弦樂團伴奏。而今,這首詩歌也成為基督精兵振奮士氣的得勝詩歌。

-摘自榮光社「荒漠甘泉樂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