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姚煒:金大班的新生

 
 



「踩不完惱人舞步,喝不盡醉人醇酒;良夜有誰為我留,耳邊語輕柔;走不完紅男綠女,看不盡人海沉浮;往事有誰為我訴,空對華燈愁……」

聽蔡琴唱「最後一夜」時,總是讓我們想起電影「金大班最後一夜」的場景。

美艷的外貌,精讚的歌聲、演技,姚煒出道後很快地竄紅,演出「金大班最後一夜」將她推向演藝生命的最高潮,提名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如今,站在舞台上的姚煒不演別人的角色,只演遇見神後真實的自己……。




貧困賣舞台亮片裝為生

原名金鶯鶯的姚煒,出生在文革時代的上海。一家六口窮得連吃飯都成問題。後來爸媽逃難到香港,把她和弟妹寄養在舅父家裡。一天她看到米缸沒有米,於是到舅母的米缸拿,怎料舅母發現後把她抓到警局,警察從資料中發現他們的父母已申請他們移民香港一陣子,於是很快批准放行。



媽媽從香港到廣州接他們,帶他們到餐廳點了麵和河粉,四姊弟很快吃完後,還爭著用舌頭舔剩下的湯汁,發現媽媽流著眼淚看他們,原來她想多點菜給孩子吃,但是實在沒有錢。到香港後發現家徒四壁,一百呎大的房子放著一張床,全家七口(媽媽後來又生了一個妹妹)就擠在那張床上睡覺。

幾年後,媽媽罹患癌症過世,過世前特別囑咐她要好好照顧弟妹,因此她很小就跟著做裁縫的父親,製作亮片舞台服飾賣給藝人賺取微薄的生活費。爸爸手藝精湛,價格便宜,加上姚煒靈巧的設計與亮片縫工,得到歌星們青睞爭相訂購。他們見她貌美有才華,推薦她向老師學唱歌,為進軍歌壇鋪路。果真,十八歲那年,老師指定她為請病假的歌星代唱,開啟她的演藝之路。



事業不順婚姻接連失敗

姚煒在演藝圈發展非常順利。進歌壇不久,某位紅歌星找她一起到東南亞配搭演唱,一段時間後還灌唱片紅回香港,接受電視媒體專訪演出。


她美麗高挑的外型被導演相中,邀請她跟周潤發拍「奮鬥」連續劇,接著陸續邀約拍情謎、飛鷹、神探霹靂等電視劇,接著電影找上她,陸續拍出如:「海上花」等影片,更憑著拍攝白先勇的小說、白景瑞導演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飾演一位百樂門的舞國花后而紅遍東南亞,並以此入圍第21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項。

姚煒擔任金馬獎主持人,得獎呼聲最高,許多朋友從香港飛來臺助陣慶賀,以為自己穩定得獎,沒想到公布結果由演出《小逃犯》的楊惠珊奪得。她失望極了。不久,第一任丈夫趙世曾懷疑她為了錢跟他在一起,好強的她決定不拿一分錢的離開豪門公子,回到只有一個房間的父親窄屋裡,獨自扶養女兒。

之後拍電影《孤戀花》,什麼獎都沒有提名,驕傲的以為這圈子不適合她,其他人不配跟她一起工作或相提並論。和第二任丈夫結婚後移民美國,第二年生下兒子。喜歡上賭場的她,兩三年間輸掉兩棟房子。姚煒在美國凡事得自己來,甚為辛苦,加上教養兒女方法與丈夫起摩擦,又懷念香港熱鬧風光的日子,決定返港定居。之後先生外遇,婚姻再告失敗。



約但河受洗成為新造人

好長的一段日子,姚煒整天吃喝玩樂打麻將。她說,夜深人靜打完麻將後心靈更空虛更孤單,絲毫不覺得快樂。常思考是否一輩子過這樣的生活?生命的價值與意義何在?這時她的新加坡好友打電話來,原來她發生一場車禍,去醫院檢查發現罹患第四期肺癌,於是放下高成就的媒體工作,回到神面前立約全職事奉迄今,姚煒佩服她的決定。

2008年姚煒接受這位朋友邀請去以色列旅遊,行程中發現團員做什麼事都要祈禱,才知道這是基督徒的旅遊團,內心直呼上當。到了約旦河時,有人邀請她參加洗禮,心裡還沒有預備好的她找到藉口:「我知道基督徒不打麻將,可是我天生就喜歡打麻將,恐怕……」同行的李明芬牧師說,並非基督徒不可打麻將,而是許多基督徒受洗後自然而然不愛打麻將。她知道沒有任何藉口才答應。



洗禮當天凌晨四點多醒來,她不由自主地不斷流淚哭泣,內心百感交集,一直對自己說「沒事,沒事,我不是這麼軟弱好哭的人」內心仍然掙扎,眼淚把臉都燙熱了。兩小時後,心頭的重擔卸下,整個人非常輕鬆。當天氣溫低,她下水後卻覺得異常溫暖,眼淚和河水混在一起,心情感動、喜悅、輕鬆,感覺上帝就在這裡,能觸摸到,於是心裡悄悄地說:「從今以後我要跟隨你」。

後來她向兒子提到受洗的過程,兒子驚訝的告訴她,那天收到乾媽(姚煒新加坡好友)傳來媽媽將在第二天受洗的簡訊後,非常感動,隨即跪下為媽媽禱告。正巧那時正是凌晨四點姚煒醒來被神感動得痛哭的時候。



生命大轉彎麻將癮消失

演藝的成就讓她自高自大,膨脹自己的優點,用放大鏡看別人的缺點,處處要人遷就她,為了保住婚姻,迷信、看風水、改運,結果還是不保。經歷神的觸摸後,想法改變。

姚煒說,以色列旅遊團員之前要跟她合照,她都以沒有化妝為由拒絕,受洗後態度改變,主動化妝,還吆喝人跟她合照。更奇妙的是麻將癮消失了。一次,經不住朋友邀約去打牌,卻一路輸,打完八圈後主動喊停,「這些麻將太激死人」(廣東話),朋友說:「你以前不是這樣,打了24圈還不想停。」她卻堅持不打,果真以後沒有再碰麻將。



兒子從小被妹妹帶到教會相信耶穌基督。2007年兒子讀完書從美國返回香港受洗,他在台上表明希望能在母親面前受洗,希望媽媽也能早點相信。她心裡卻想,我供你從小讀書到大,現在畢業了應該找份工作,而不是信耶穌。

她說:「人生若分成三個階段,我現在是處在最後一個階段,但是造物主神沒有放棄我,用祂的光照亮我、愛澆灌我、幫助與隨提醒我。」

「金鐘獎頒獎典禮散會後,人去樓空,我對著上蒼說,妳為何不把這獎項給我,既然不給我,為何把我捧得這麼高後,再把我重重的摔落地上。孫越因為《老莫的第二個春天》拿到最佳劇情片獎,他拍拍我說,『不要難過也不要在意,因為這一切都是虛空,都會過去的。』當時我心裡想,你得了獎當然可以說這些話,你可以了!還為他說的這句話,氣他氣了幾年。」

「但是當我從約旦河受洗出來後,我心裡只有一個意念,就是不斷的問自己:妳是誰?妳驕傲什麼?!才終於明白孫越當時所說的意思,一座獎座算不得什麼,唯有找到生命的歸宿,活水的泉源,生命才不會乾渴、孤單……。」

現在的姚煒積極到各處作見證,坦然面對過去,鼓勵佳音聽友、讀者,要認識這位慈愛的造物主,經歷祂在我們生命中奇妙的安排與祝福!




( 轉載刊登於2011年8月出版的 佳音90.9廣播月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