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謙卑的人容易看見上帝

 
 

在法國巴黎的火車上,有位老先生聚精會神的在看聖經,一位大學物理系的學生,對老先生說:甚麼時代了還在看這種無聊的書,你留個地址給我,我好寄本科學的書給你,清醒清醒你的頭腦。老先生不講話,也不看他,隨手拿了張名片給他。

這位自命不凡的物理系學生看了名片,既尷尬又慚愧。因為這位老先生是法國世界級的大科學家,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他發現微生物是造成人類疾病的主要原因,是微生物學的創始人。也發明消毒法,對於蠶病、雞瘟、炭疽病、狂犬病,研究出治療方法,並開免疫學與傳染病控制學的先例,對人類貢獻至大。

巴斯德是偉大的科學家,卻在旅途上研讀神的話,可是小小的物理系學生,就覺得自己是科學家,藐視神的存在。這告訴我們,凡心存謙卑的人,他很容易看到神,自大者常不知宇宙裡還有神。巴斯德說,物理及化學都是在研究一些法則,但只有神是法則的作者。

德裔英國著名的天文學家赫歇爾(Herschel Sir William),1787年發現天王星,後又發現土星的衛星,並繪製了一個包括800顆雙星的星表,1816年被封為爵士。他說,宇宙是神精巧傑作的證據,不信神的天文學家的神經一定有問題。這與美國林肯總統說,當人們仰望天空,口裡卻說沒有神,是多麼奇怪,其思路有異曲同工之妙。許多星球,造物主早就擺在那裡,我們發現了其中一、二,這有甚麼了不起呢?如果我們認為自己的發現是偉大的,那創造那些星球,並安放在一定軌道上運轉,千年如一日,不是更加的偉大嗎?

1963年5月美國太空人庫柏上校駕太空船信仰七號升空,他在飛行中禱告:「感謝神帶領這次飛行,並讓我在奇妙的太空中,看到神奇妙的萬象」。1971年7月美國太空人艾爾文(James Benson Lrwin)與斯科特(Scott)駕阿波羅號十五號太空船登月,在月球表面活動了18小時30分鐘,收集大量岩石標本,發現月球的起源石。

阿波羅十五號首先使用了月球車,在月球表面停留了66小時54分鐘。太空人歐文返回地球受到英雄式歡迎,事業如日中天,但他卻於次年以空軍上校軍銜向太空總署辭職,進入神學院,並成立越飛越高(High Flight)的宗教組織,傳揚福音。

艾爾文上校描述太空船離開地球,飛向月球時,最初看地球還十分清楚,山川、海洋都看得見,之後地球看似像一顆籃球,然後愈變愈小,像個棒球、乒乓球,當時心情的激動難以描寫,深覺神的偉大,人的渺小。

大發明家愛迪生(Thomas Edison)在自傳中說:「如果沒有一隻舵手,沒有一個力量,我絕不會有一個科學及數學的精密頭腦來領會宇宙的奧秘」。

從前我在成大唸書時,學校有流亡學生就讀,年齡二十七、八歲,我們都認為他們好老。現在自己年紀大了,看到別人都覺得他們好年輕,雖然有些人已接近50歲了。我體重80公斤,是胖子,但是當我到夏威夷觀光,看到許多極胖的婦女跳夏威夷舞歡迎我們時,頓時覺得自己好像是瘦子了。這種相對感覺,在人神關係上也是一樣,當人自大時,看不見神,當自覺渺小時神就出現了。

英國作家儒斯金(Ruskin)說:「認識上帝的人必會謙卑,認識自己的人,不會驕傲」。前面這些大科學家、太空英雄都是歷史留名的偉大人物,但是他們都非常謙卑,所以他們看得見神。


(本文轉載自王院長的著作《點亮生命》一書/天下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