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為歷史開門

 
 



王壽南、吳涵碧為傾心研究中國歷史、寫中國歷史書的學者夫妻檔。王教授為首屈一指的歷史學家,研究領域為隋唐史、中國政治史、中國近現代史。曾任政大歷史系主任、所長、文理學院院長,發表的歷史典籍、研究論文,在兩岸三地享有盛名。吳涵碧女士出身新聞世家,曾以「王純」為筆名,在報章雜誌撰寫方塊。自政大新聞系畢業後,便一頭栽入古史之中,費盡十餘年心血寫成《吳姐姐講歷史故事》。內容舉重若輕,深入淺出,風靡千萬老少讀者,獲獎無數。


重度眼疾視力幾乎全盲

他在讀台大四年級時,父親因為心臟病突發逝世。寡母和三個孩子靠政府發給九年撫卹,及他讀政大研究所時為「少年全知文庫」寫稿,兼任家教,收入供給家用,1968年7月他獲得博士學位,進入政大任教。父親過世後,他經過十年的奮鬥再站起來。由於罹患先天性近視,從小近距離閱讀,念國二時首次檢查已經500度。

讀研究所、教書,大量閱讀史籍、主持研究計畫和發表學術論文,導致視網膜有裂縫,幸在蔡武甫醫師幫助下未再剝落。之後,忙著教學研究及主編各種叢書,近視度數上升到2600度,超出測量儀器的極限。1997年,找名醫開刀治療右眼白內障失敗,右眼失明。漸漸地,左眼的白內障嚴重,遍訪名醫都不建議開刀。2005年,左眼視力急速退化到看不見自己寫的字,逛百貨公司只能看見頂上的日光燈,恐懼和懊惱難以形容。


尋見真理 重見光明

王教授從小被雙親帶到各大小廟宇拜拜,卻無法接受佛教核心「空」的思想,且心靈越拜越空虛孤單。吳涵碧為了他的眼睛,帶他到各處看中醫、找氣功師、到泰國訪巫師、到道觀拜拜求醫治,都沒有果效。反倒發現道教沒有理論也沒有經典能藉助瞭解中心思想,充滿許多迷信,講的都是捉妖趕鬼,讓他們心生害怕而離開。

2006年初在親友介紹下,他們踏入教會。感覺教會像個大家庭,教友互相關懷,患難相助,喜樂分享,牧師學問好又有智慧,開啟他對信仰的認識,吳涵碧每天讀《聖經》給他聽,他覺得有道理,知道已經找到生命真理,於是受洗成為基督徒。

2007年5月,他在蔡醫師推薦下轉到振興醫院請劉院長治療。經過數個月的觀察,劉院長評估只能動傳統手術。王壽南把手續成功的期望帶到每日的晨禱中,忽然,腦海中有微聲問他,如果手術失敗會害怕嗎?他回答:「當然害怕,但我會接受。如果成功,我相信是主在保佑我。如果失敗,我相信自有我不知道的安排…,我走在主為我安排的道路上。」「很好,你的信心救了你。」腦中的聲音消失,四周一片寂靜,心中像急雨過後,天空蔚藍清新。

10月24日,他住進醫院,第二天進行手術。26日上午,劉院長打開他的眼罩,他感到眼前一片光亮,他興奮的叫起來:「我看見了,我看見了!」劉院長身旁站著的妻子,兩眼含著淚水,喜極而泣,滿臉歡笑。


寫見證寫聖經故事

王壽南眼睛重見光明,他們亦展開新的研究和寫作計畫。首先,接受好友鼓勵及遠東福音會的邀請,從中國歷史文化角度來談《聖經》,並把見證及11篇主題集結成書《再站起來》。吳涵碧對《聖經》更是相見恨晚,感於這本書是西方文明的源頭活水,因此再次用寫歷史故事的嚴謹態度和靈巧文筆,從聖經第一卷書創世記寫起,名為《吳姊姊講聖經故事—創世記》,期待讀者從書中認識改變西方歷史的神,也找到改變許多人生命的答案。


(本文轉載自佳音電台出版的第43期 祝福你福音小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