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百大良醫也心寒

 
 
百大良醫也心寒

遠見雜誌

2012年7月號 第313期

作者:王美珍 │ 攝影:陳宗怡


http://www.gvm.com.tw/Boardcontent_20323.html


台大婦產部主治醫師

施景中:台灣的未來 不是健保垮,就是醫生跑

從今年7月起,台大醫院產科將面臨史無前例的人力荒。原本產科有六名預定升主治醫師的醫師,可負責處理高危險妊娠,7月將有三人出走,包括基因醫學部的主治醫師蘇怡寧、婦產部主治醫師林佳慧與住院醫師林思宏。人力頓時少了一半。

於是,7月起,醫院裡已是老師級的資深產科主治醫師,也不得不加入輪值大夜班的行列,做原該是年輕住院醫師做的工作。

台大產科醫師爆出走潮 留下來的人只能「撐著」

跟著施景中走到醫師休息室,30歲出頭的年輕住院醫師林思宏竟然拍著46歲的前輩施景中肩膀說:「撐著啊,施P!」(註:P為Professor的簡稱,為醫學系學生對老師的稱呼)


在這波台大產科醫師出走潮中,施景中是暫時留下來的那一個。他畢業於台大醫學院,擔任醫師超過20年,曾經入選台大醫院最佳臨床醫師,也得過好幾次教學研究獎,同時曾是媒體選出的「百大良醫」之一。

他也是國內「高危險妊娠科」權威,專門處理高風險的產婦,救過許多產婦和胎兒的性命。不少孕婦慕名而來。37歲的產婦黃太太就是其中之一。


當初,黃先生的姐姐因為患有子宮肌瘤與甲狀腺機能亢進,算是高風險產婦,在施景中手下平安生產。身為高齡產婦的黃太太,因此也找施景中,以求心安。

黃太太對施景中的印象是「親力親為」,「有些醫生照超音波時都交給檢驗師,但施醫師一定自己做。」產房護士葉芷馨則說:「施醫師是有問必答的那一型。」產婦生產完,常常因焦慮而有各種小問題,施景中都會不厭其煩地回答。


聽聞產房醫生出走潮,剛生下第一胎,還躺在病床上休養的黃太太,擔心施景中也會離開。「他如果也走了,那我的第二胎怎麼辦?」她和旁邊的老公說:「趁他還在,趕快生一生好了……。」


到底一個台大產科醫生過的是什麼樣的工作與生活,為什麼紛紛掛冠求去?

施景中舉採訪前一天的工作狀況:「理論上,我們下午5點可下班,但從不曾準時過。昨天,因為加班開一台剖腹產的刀,回家大約已晚上9點多。後來,醫院緊急call我,告知有產婦要上產台了,我必須再趕緊趕到醫院。回家睡到凌晨2點多,又被叫來一次,凌晨3點多回家,早上6點多又得起床,因為7點半要到醫院病房看病人……」

和很多父母一樣,施景中的手機開機畫面,是一個滿臉笑容的女孩,那是她的女兒。兩個女兒,一個10歲,一個13歲。平日回到家的時間,常是小孩正要入睡時,有時他正想哄小孩睡覺,醫院電話就打來了。「我最怕接到這樣的電話,因為,小孩總是抱緊我、不讓我走……」

雖然工作很辛苦,但是以前醫生的收入高、社會地位也高,當把病人從生死關頭救回時,也很有成就感,因此有許多醫師願意付出。但是,現在的健保給付制度與醫病關係惡化,讓施景中對醫生的未來感到悲觀。他甚至斷言:「健保照這個狀況,一定會垮,如果沒有垮,就是醫師會跑。」

大約25年前,是台灣婦產科的黃金時期,全台灣醫學生畢業約600個,至少有100個會投入婦產科,占1/6。其中,留在大醫院的都是成績最好的。如果在更早期,如現在65、66歲的醫生,大概都要全班前五名才能夠當上婦產科醫生。當年施景中也名列前茅,選擇挑戰性高的「胎兒醫學與高危險妊娠次專科」。

但是,現在的健保制度,讓他寒心。因為高風險的診治行為,並沒有合理的給付制度。一個孕婦從生產至出院,包含開刀費、護士費、檢查費、診療費等等所有費用加起來,健保只給付3萬出頭。而平均一次產檢,健保局也只給付大約200元。同時要檢查媽媽與小孩,怎麼會足夠?施景中不禁疑問:「難道台灣的人命,比較不值錢?」

每個病人狀況都不同,怎麼可以都給一樣的給付?他印象深刻,有一次,從外院轉診過來一個「植入性胎盤」(註:胎盤異常侵入子宮肌層,引起膀胱受損)的產婦,因為術中會有大出血及生命危險。別的醫院都不敢收,就轉診到台大。醫院當然要救這個人,但是救這條命,就要賠10幾萬。

因為健保的DRG(diagnosis related group)給付制度,只能在一定級距之內給付固定金額。但是,比較嚴重的疾病,診療與處置程序一定比較複雜,耗費的成本也比較高,「弄到最後就是開一個、賠一個,」他因此相當痛恨DRG制度,「每個病人狀況都不一樣,怎麼可以給付都一樣呢?這樣做,等於健保在懲罰救人的醫生。」

近幾年來施景中有不少機會受邀到國外演講,相當受人尊敬。但是在台灣卻會被病人罵、被病人打、被病人告。台灣病患與家屬意識有時無理性地無限上綱,常令他寒心。


最近,有一個產婦凌晨2點多要生產,病房緊急call他。其實,他根本不敢住離醫院太遠的地方,方便半夜能快速趕到。結果當他抵達時,小孩已經由住院醫師接生下來,也很平安,他還是被家屬罵到臭頭。


以前,接生若指定醫生,需付指定費。後來,楊志良當衛生署長時廢除了這項目。既然沒有指定,他其實不用趕去醫院。「會去,只是想給病人一點安慰,結果反而討罵!」施景中無奈地說。


醫院裡醫生被打的案例也讓他痛心。曾有一個別的醫院轉診到台大的產婦,孩子24週就生了,小孩有點問題。其實早產當然可能有後遺症,醫師也已跟家屬說明,但病人仍怪醫院沒有盡到告知義務,找了立委來開協調會,說完後,家屬還是不滿意,竟然當場打醫生。


台灣一年只發出30幾張婦產科醫生執照

施景中也曾經被病患告過,病人還找了蘋果日報記者來法院堵他,一看到他就不停拍照。雖然提告者後來敗訴,但是,出庭費時耗力,讓他那段時間瘦了5、6公斤。


他感歎,自己每天都在做很危險的工作,想辦法把病人從鬼門關前拉回來。但是,病人常不明白這些手術本來就具風險,只要一出事,一告就幾百萬,最近甚至告到4000萬,金額愈來愈多。「以現在健保的給付制度,有多少醫生一輩子可以賺超過那個價錢?」


因此,愈來愈多醫生只要被告,就從此不做臨床了;也有醫生轉到小診所,寧可只做做抹片、開停經藥;也有人轉行去衛生署做行政,審臨床實驗,學非所用,不再當醫生。


現在,台灣一年發出的婦產科醫生執照,大概只有30幾個。而拿到執照,真正留下來當婦產科醫生的,大概也只有一半。施景中說,他以前當第一年住院醫師時,住院醫師總共有八個。今年只有一個,下一個年度是三個。婦產科確實已是瀕臨絕種的動物。


施景中說,總院醫師都不夠了,台大院方還是一直擴張領土,把年輕人都派到外縣市的分院去。缺少住院醫生可幫忙,只剩下主治醫師扛起所有大小任務。「在過去,我一直拚命往前衝,現在猛一回頭,沒有半個人追上來,這種孤寂感讓我也跑不下去了。」


醫界流傳一句話:「台灣人不值得好醫生」

最近,台大醫學系學生一整批參加新加坡的招聘會議,新加坡一直以優渥的條件向台灣醫生招手。以接生為例,在台灣,五、六年前,多接生一個胎兒,薪水只多600元,後來調成2000元。但在新加坡,如果產婦指定醫生,必須要多付1萬多新幣,相當23萬新台幣,其中一半歸醫生所有,待遇懸殊。


除此以外,施景中說,新加坡媒體對醫生有一定的保護,不會未審先判,展現對醫療人員的尊重。除了新加坡之外,大陸、美國的薪資條件也都優於台灣。


現在許多醫生找到機會都想要出走,覺得沒有必要為這樣的醫療環境付出。「台灣人不值得好醫生」,成為醫界流傳的一句令人痛心的說法。



「政府很笨,花了那麼多錢訓練一個醫學生,卻把訓練好的人才都逼到國外,」這是施景中想向政府與全社會吶喊的真心話。

-- Z (許日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