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樂當傳道人

 
 


2011年7月23日,媒體以斗大的標題報導,任職最高法院的陳國文法官決定在8月1日提早退休,進入神學院進修當傳道人。這場原是法院內部的基督徒查經聚會,沒想到消息傳開,引起媒體關注,意外成為一場記者會。



提早退休走上帝鋪陳的路

陳國文輔大法律系畢業,與妻子曾美紫育有一女一子,律師高考及格、司法官24期結業,曾任彰化、桃園、板橋、台北等法院法官,87年升任高等法院法官,97年借調最高法院法官,已任法官23年半。曾參與審判金山女老師柯佳燕遭強盜殺害案,以及黃信介、許信良、施明德靜坐台北車站要求總統直選的非法集會等案,在法界資歷完整豐富、形象良好。

他位居14職等的高階法官,提早退休只能領陽春月退俸及優存息,比起正常薪俸少了一半以上,若以70歲屆退估算(不算年終考績),估計他光薪水部分就少領2000萬元以上。高院院長楊鼎章得知陳國文辭意堅決後,自我解嘲:「上帝呼召你,我們不跟上帝唱反調。」庭長陳祐治更寫詩祝福他:「把自己當證據,去傳播神的永恆真理。」祝福他走在上帝為他規劃的下半場人生道路。



神父
見證啟迪追尋真理路

陳國文出生成長於宜蘭縣蘇澳漁村。鄉民靠山靠海討生活,因此在山上蓋土地公廟、在漁港蓋萬應公廟,遇事就拜拜,村民活動多與廟宇迎神賽會有關。陳母受娘家影響,蓋廟擔任紅頭道士,為人消災解厄。因此,他對民間信仰頗為熟悉,只是對於他們向木頭和石頭雕刻的偶像唸唸有詞,以為能消災解厄,充滿疑惑。

北上輔大法律系讀書後,開始另類接觸。學校裡有許多高學歷具專業背景的神父,以為他們和和尚一樣,遭遇挫折選擇出家。探尋後才了解神父多出生高尚的家庭,信仰讓他們從小把自己奉獻給上帝,又在父母鼓勵下,走與常人不同的路。

念法律講求凡事拿出證據,或推論合乎邏輯。神父以理性和感性的方式,讓陳國文看見上帝活在人的生命中。神父常帶著他上山下海探望服務孤兒老人,在學校成立「思尋社」,與學生討論人生哲理與探索宇宙的創造。對於亟欲瞭解生命意義的陳國文而言,理性的思考與感性的觀察後,知道宇宙中的確有位創造者存在。這位神父後來回到奧地利,陳國文說,若不是兵役問題,也想步他後塵。



以新眼光檢視聖經的真理

服役後他考上法官,開始忙碌的工作。2000年一對從法國回來的基督徒夫婦探訪他們,不久曾美紫進教會,他也於2003年進去。因為無法理解上帝怎麼會進到人的生命中與人對話,以致遲遲不受洗。

那時候,母親在松山開廟當紅頭,幫人消災解厄,他進一步觀察善男信女,才發現開廟能賺錢,大廟賺企業界及財主的錢,小廟賺中下階層的錢,逢年過年收入頗可觀。對於母親怎麼幫助人充滿好奇。一天,他問母親,究竟她給了信徒什麼,讓他們一來再來?

沒想到母親說「神明」。「這位神明是誰?」「不知道。」他對於這群不知道拜的信的是誰,卻心甘情願的掏錢出來的信徒,感到不可思議。

後來母親生病,她選擇讓教會的人為她禱告,因為過去拜的神明「無效啦!」還做出重大決定:要相信上帝並受洗、以基督教儀式辦理後事。母親的廟在娜莉颱風侵襲後,被市政府規定遷移補償後關門結束。參加母親追思禮拜的親友都說:「比較起來,還是基督教儀式好!」

這些經歷讓陳國文再讀《聖經》時,彷彿換了一副新眼鏡,心靈神會與以前大不相同。「信主以前總是用法官性格來質疑,信主後以信心和愛來順服,相信祂真的活在人的心中。更重要的是,看到人心無依無靠,想要抓住永恆不變的真神,得著真正平安的心!」



當學生跟隨上帝傳揚福音

陳國文任職法官時,接觸許多中下階層百姓,對他們的遭遇深表同情。雖然刑事案件犯罪者多來自中下階層,他瞭解非他們比較壞,而是環境使然,或社會制度適應不良,及社會福利或輔導就業對他們照顧不週。因此,他想把《聖經》倡導均富、互助互愛的社會觀實踐出來。

那年是2006年,經過幾年的思考與評估,決定提前於2011年退休,入神學院讀書,藉助神學教育引導認識聖經全備的真理。

過去凡事有助理打點提醒,退休後身份變成學生,陳國文頗不習慣。開學第一天,他匆匆趕到學校,開口就說:「怎麼沒有人通知我要上課……」成為他新身份的一則笑話。

現在他不僅是學生,也成立法律事務所和禱告站,再成立教會。期望把信仰具體的落實在生活中,透過專業與真理幫助有需要的人。法律事務所提供人需要的法律幫助,禱告站則讓人接觸真理,有了這兩樣,人就能具體感受到,上帝是充滿公義、慈愛、憐憫的。


(本文刊登於2012年7月出版的 佳音廣播月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