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給四大超商拍拍手

 
 


給四大超商拍拍手 /   I  Love Taiwan

 

新北市幸福保衛站元旦正式上路,但四天連假中,已有人提早至超商尋求協助,不少學童的遭遇

,連協助的超商店員也為之鼻酸。

 

泰山一家超商朱姓店長指出,日前有位媽媽連續兩天牽著僅五歲小女孩到超商尋求免費餐點協助,

她送上茶葉蛋、涼麵與牛奶等合計八十元餐點。

 

朱姓店長說,女孩默默的吃,媽媽在旁看著;隔天媽媽又帶女孩上門,對著店員再三拜託,能否再

給食物。她同意後,母親仍將所有餐點留給孩子,母女情令人鼻酸。

 

教育局接獲超商通報後,私下了解發現,五歲女童母親剛生產卻遭逢失業,父親一人收入不足支撐

家中經濟,顧了小的又擔心餓著大的,母女倆才連續到超商尋求支援。目前已通報高風險管理中心

,今起社福資源將給予協助。

 

新莊地區有對小四、小二兄妹,日前拿著學校的通知單到超商尋求協助,店員詢問得知,兩人的祖

母因高血壓身體不適,沒辦法煮晚餐,兄妹沒有錢肚子又餓,才想到超商。

 

店員回憶,兩兄妹家教很好,點了關東煮、玉米濃湯等約一四○元餐點,坐在店內角落食用。吃完

離去還不忘向店員說謝謝,他感到窩心極了。

 

 

超商成了社會安全系統     作者: 唐湘龍  2012年12月28日

 

台灣的優點當然很多。比較少談到的,是超商。便利商店。

台灣的超商,如果用電影來形容,是「變形金剛」。

彈性和創意都非常驚人。

 

這些年,超商系統幾經整併,幾乎已經完全連鎖化、系統化了。

獨立超商大概只在非都會區才有存活空間。



台灣的超商不管在時間、空間、業態和服務都接近商業活動彈性的極限。

時間,沒有一個系統不是24小時。

全年、全世紀都無休。

 

像「7-11」,顧名思義,早上7點到晚上11點,照老外生活,綽綽有餘了。

但是,到了台灣,就是24小時。而且,全員跟進。不再有打烊的時段。空間,不只展店展到台灣

運輸系統的極限,連內部空間安排也是人類極限。

 

最早,它只是比較現代化的雜貨店。

然後,是宅配物流;然後,是金融;然後,是通訊;然後,是餐飲;然後,是成衣;然後,然後

,然後…大家可以上廁所了,可以上網了,可以坐下來談事情了。

真的是24小時的好鄰居,真的全家就是你家。



其實,它已經比百貨公司更百貨。

一家超商會吃掉周圍很多行業。

超商甚至成了地標。

找路、約人,都是以某某超商為搜尋起點。

房仲業者最清楚,附近沒有超商的房子很難賣。

 

它不吵,不髒,它不但不是鄰避設施,甚至成了居家品質的基本認証。

尤其在夜晚,超商的亮光一定給你一種夜航時看見燈塔的安心感。



這種安心感來自:當世界沈睡的時候,你不孤獨,也不無助,

超商可以解決你半夜需要的大部份幫助。

 

有一回,我和藝人許慧欣的妹妹許嘉凌Ivy閒聊。

她從國外回來,她說,在美國,打死她都不敢半夜出門,在台灣,這幾乎是她每天都在做的事。

散步、蹓狗。

她說,因為有超商。她不怕。

這實在是一種非常特別的台灣文化。

 

連颱風都開。

它成了堅強的社區支援系統。

超商到了台灣,早就不是原生地的味道。

而且,超商系統間的激烈競爭,讓每個業者都戰力升級。

 

你在台灣日子過久了,千萬不能用台灣超商去理解國外的超商,服務內容和水平都差非常非常多。

國外的超商,絕大多數仍然停留在雜貨店的原始功能。

未來,台灣的超商系統很可能會像是「SOGO」,日本母店都已經破產消失,但在台灣卻是同業中

數一數二。

 

它很可能會像是「Yahoo」,在美國母公司節節敗退,但在台灣獨占鰲頭。

坦白講,除了名字一樣,這些外來種商業動物,都在台灣成了完全不同的東西。

 

台灣人的創意一旦發揮在經商的成就上頭,真是可怕。

這種超合金「變形金剛」商業組織已經往海外發展了。

尤其在大陸。

 

不過,我想談的不只是超商有多厲害。

其實,最厲害的是,超商正在快速取代部份的政府功能。

今天,民眾和政府間的大部份連繫都可以透過超商完成。

付費、繳稅、取票,連停車單、汽機車行照這種公文書都可在街角完成。

真是便利商店。

 

但這也不是我想談的重點。

我想談的是,我知道超商已經是公部門和私部門之間的重要界面,

但我萬萬沒有想到可以做到這樣的地步。



在我看到新北市政府和統一、全家、萊爾富、OK四大超商攜手,讓貧、弱、急的孩子們可以免費在

超商取得食物,我的內心確實有一種屬於台灣特有的幸福感油然升起。

 

這是多年來讓我最有感的社福規劃。

大多數的政論節目無聊。

花時間在分析朱立倫的企圖。

真無聊。

這真是辜負這些業者們的用心。

這件事,對四大超商來講,是最吃力不討好的。

 

不只是物流管理這種小事,而是在每一個「貧弱急」之後,都會是一個「家輔」工作。

超商必須完成服務人員的基本訓練,準確完成即時安撫、登記和通報的工作。

這沒有額外獲利,這是「食物銀行」的觀念,這是公益。

 

金融海嘯之後,我一直呼籲各地政府主動成立並宣導「食物銀行」的觀念。

讓「貧弱急」的家庭隨時無償提供各種食物和生活必需品。

以台灣的公益能量來看,食物銀行的設立不難,但普及很難。我沒想到超商。

 

我更沒想到超商願意扮演這樣的角色。

雖然現在只是針對18歲以下的孩子,但這真的是很棒的開始。

以政府社福預算的規模,這個概念和這個系統真的花不了多少錢。

但卻可以結合政府的社會安全思考和超商提供給台灣人特有的安心和便利感。

這裡頭要先排除許多「防弊先行」的思考盲點,相信求助者的「貧弱急」。

 

「防弊先行」的思考盲點源自「人性本惡」的假設。

這種文化已經成為妨礙台灣進步的最大心牆。



我每次聽見政客、名嘴們的發語詞就倒彈:「這個政策的大方向我支持,但是…」,「這件事的出

發點是好的,但是執行起來…」。

 

真的,「君子疾夫捨曰欲之,則必為之辭」。

為反對而反對;不能在原則上反對,也要包裝到技術層面上繼續反對;以監督之名,不管大小事,

先罵再說。

 

台灣困在這種極差的公共討論風氣太久了。

我一直在思考超商提供的隱形價值:社會安全感。

但我從沒想過超商會正式整合到社會安全體系裡。



如果運作得好,不只是新北市,不只是台灣,在全世界的都會是個創舉。

不管家庭環境如何,讓我們的孩子不必擔心一個「悲慘世界」。

 

給四大超商拍拍手。

政治太髒,天氣太冷,歲末寒冬,但四大超商的燈光如此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