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恭喜、恭喜,恭喜你

 
 




每條大街小巷,每個人的嘴裡,見面第一句,就是恭喜、恭喜……

記得小時候,每到過年,跟著大人出外逛街,無論走到那裡,都聽到《恭喜,恭喜》這首蘊涵著中國典型傳統鑼鼓節奏,喜氣洋洋的歌。歌詞開頭是這麼唱的:「每條大街小巷,每個人的嘴裡,見面第一句,就是恭喜,恭喜,恭喜恭喜恭喜你呀,恭喜恭喜你。」歌詞簡單,旋律簡單,但人情濃厚,聽一遍就記住了。往後每年過年,無論在賣場、餐廳、遊樂場,處處可聞《恭喜,恭喜》的歌聲,到這裡也聽到,到那裡也聽到。

有一年春節我到美國旅遊,走在華人街上,處處可見拱手互相拜年的民眾,大街小巷一片歡欣鼓舞,比起台灣過年的熱鬧毫不遜色。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整條街道不約而同的全部播唱《恭喜,恭喜》,場面相當溫馨,「這首歌真有名,在異鄉也聽得到。」

因為好奇,我遂花了一點時間,仔細研究這首歌的來龍去脈。


抗戰勝利歌竟成拜年歌

《恭喜,恭喜》問世於1945年,由作曲家陳歌辛譜曲、填詞,當年由姚敏、姚莉兄妹聯袂演唱。每逢「爆竹一聲除舊歲」的歡慶日子,人們都會聽到「恭喜,恭喜,恭喜恭喜恭喜你呀,恭喜恭喜你。」的歡樂跳躍的旋律,緊扣主題的一連串「恭喜」,頗有點題之妙,而無累贅之嫌,實為妙筆。

《恭喜,恭喜》共有五段歌詞,分別寫出冬盡春臨、梅花吐蕊、歷盡磨煉、春之消息……。「恭喜、恭喜、恭喜你」歌詞振奮人心,而主旋律中蘊涵著中國典型的傳統鼓節奏,但在原唱者錄製唱片時僅用了一只吉它六弦琴輕撥和弦來伴奏,不聞鼓聲卻又能感受到那響至內心的鑼鼓!

事實上,當年陳歌辛創作《恭喜,恭喜》並不是為過年而作,而是為慶祝八年抗戰勝利編寫此曲,未料卻成為賀歲歌。歌詞中原為描寫八年抗戰的奮鬥,「經過多少苦難,歷經多少磨練」,居然順理成章轉換成告慰人們一年的辛勞;「皓皓冰雪解,眼看梅花吐蕊,漫漫長夜過處,聽到一聲雞啼」,原是期盼抗戰勝利的心情,也轉成了對新年大地回春的祝福。


二月九日播出賀歲歌曲

除了這一首《恭喜,恭喜》,不少音樂人也創作過不勝枚舉的賀歲歌曲,但是迄今無人能取代《恭喜,恭喜》的地位。許多人「順曲成章」,一聽到此曲,一股歡愉的感受就來到心頭,確實有著過人的「吸引力」。不過有人覺得這首唱了幾十年,每年過年都唱,簡直是「折磨耳朵」。其實這正反映了《恭喜,恭喜》的親和力,使後人難以超越,年年傳唱,歷久不衰。

歡樂通常都是伴隨著歌聲而來,《恭喜,恭喜》歷經六十餘年不衰,成了過年歡樂的最佳代言,其情況就像聖誕節大家一定都要聽<平安夜>的歌聲一樣。感謝作曲人陳歌辛為我們寫了這麼一首好歌。尤其是三、四、五年級的中生代,伴隨此曲成長,有歌同老,不僅是過年應景,還別有一番愈聽愈親切的滋味在心頭呢!

「老歌曲.舊時情」二月九日將播出「賀歲歌曲」,介紹傳唱六十餘年的《恭喜,恭喜》。還有葛蘭唱紅的「恭喜呀恭喜,發呀發大財」的《恭喜發財》,也非為新年而作。


拜年歌老少咸宜永不老

《恭喜發財》出於五○年代葛蘭、羅維等人主演的電影《酒色財氣》。影片中高唱「恭喜呀恭喜,黃金裝滿袋」,配合喜慶感加上鑼鼓點,未料因氛圍接近,成了經典的新年歌。

由趙樹海、黃大城唱紅一時的《拜大年》,同樣歷經數次演變。該曲最早是陳歌辛改編自綏遠(一說是蒙古)民謠,歌詞「我和我那蓮花妹去拜年」的蓮花,原本「連成哥哥」,原唱的主角是一對姐妹。四○年代末,陳歌辛又將此曲,換成《向王小二拜年》,由白光演唱。內容說,王小二度日太辛艱,一年不如一年,寫歌的展現同情心,冒著風,頂著雪,帶來一匹布一籃麵,送了溫飽還多勸勉,十分溫馨。

1958年,香港林翠主演電影「流浪兒」,劇中人物中了馬票,又將此歌改為《過了一個大肥年》,歌詞高唱「我們有了一百萬」。直到台灣民歌時,歌詞又回到「去拜年」。





(本文轉載自佳音電台2013年2月出版的 佳音廣播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