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詩歌的故事:煉我愈精

 
 




你若不壓橄欖成渣,它就不能成油;
若不投葡萄入醡,它就不能變成酒;
你若不煉哪噠成膏,它就不流芬芳;
主,我這人是否也要受你許可的創傷?

你是否要鼓我心絃,發出你的音樂?
是否要使音樂甘甜,須有你愛來苦虐?
是否當我下倒之時,纔能識「愛」的心?
我是不怕任何損失,若你讓我來相親。

主,我慚愧因我感覺,總是保留自己,
雖我也曾受你雕削,我卻感覺受強逼。
主,你能不照你喜樂,沒有顧忌去行,
不顧我的感覺如何,只是要求你歡欣

如果你我所有苦樂,不能完全相同,
要你喜樂,須我負軛,我就願意多苦痛;
主,我全心求你喜悅,不惜任何代價;
你若喜悅,並得榮耀,我背任何十字架。

我要讚美,再要讚美,讚美何等甘甜;
雖我邊讚美邊流淚,甘甜比前更加添;
能有甚麼比你更好?比你喜悅可寶?
主,我只有一個禱告:你能加增我減少。

(副歌)
每次的打擊,都是真利益,如果你收去的東西,你以自己來代替。



許多基督徒在遭受試煉時,唱到《煉我愈精》詩歌時,心裡就得到安慰與激勵。當失去最摯愛的人時,想到「主以自己來代替」時,失落的空間由上帝來填平,創痛就得到撫慰。

首詩歌的歌詞,是1930-1970年間,影響中國基督徒至鉅的倪柝聲寫的。他原籍福州,廣東汕頭出生後在福州長大。十七歲時成為基督徒,追隨英國傳教士和受恩(Margaret E. Barber, 1866-1930)多年。和教士是位詩人,寫了很多聖詩,倪弟兄羡慕她的才華,背了一千多首唐詩後,隨即寫了三十多首詩,很得意地拿給和教士看,和教士只說:「你還是拿回去,免得有一日為此汗顏。」事隔多年他才領悟到,必須有聖靈的感動,才能寫出感人的詩篇。

他的詩分成青年和壯年兩個時期。青年時代的代表作是《主愛長闊高深》。背景是敘述高中時成為基督徒的倪柝聲,開始火熱的傳福音並為交往多年的青梅竹馬的女友禱告,沒料到女友一再拒絕福音,讓他非常的失望。他常在選擇跟隨神或繼續和女友交往中掙扎。某天他被神的愛澆灌,毅然把過去兩人交往寫的的書信燒掉,並表明「基督是我的愛人」。從此他白天在街上提燈籠傳福音,成千上百的人因他認識真神而靈魂得救。沒想到,他完全順服神後,女友不久表明願意接受耶穌基督的福音成為基督徒,上帝將所收回的再賜給了他。

壯年後的倪柝聲,在文化大革命中遭逢生命最痛苦最煎熬的試煉。他因為拒絕否認基督信仰,而被判入獄廿年,在獄中受到非人待遇,痛苦的行刑與煎熬,他在獄中經歷神的同在,信仰生命從熬煉中轉換一新。他後半期的代表作品《煉我愈精》,就是說明他的生命經過熬煉後,如同「橄欖壓渣成油,葡萄入醡成酒」。他以詩歌表達基督徒的生命,應當背起十字架跟隨造物主,在各樣環境中拆毀舊的老我,建立栽植建造成為全新生命的人。

這首詩歌的譜引用美國民歌作家福斯德(Stephen Foster, 1826-1864)所作的Massa’s in De Cold, Cold Ground。

-摘自榮光社「荒漠甘泉樂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