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詩歌的故事:古舊十架

 
 




各各他山嶺上,孤立古舊十架,這乃是羞辱痛苦記號;
神愛子主耶穌,為世人被釘死,這十架為我最愛最寶。

主寶貴十字架,乃世人所輕視,我卻認為是神愛可誇;
神愛子主耶穌,離棄天堂榮華,背此苦架走向各各他。

各各他之十架,雖然滿有血跡,我仍然以此架為美聖;
因在此寶架上,救主為我捨命,擔我眾罪使我蒙恩拯。

故我樂意背負,此奇妙的寶架,甘願受世人輕視辱罵;
不日救主再臨,迎接我同昇天,永遠分享榮福在天家。


(副歌)
故我愛高舉十字寶架,直到在主台前見主面,
我一生要背負十字架,此十架可換公義冠冕。

這是一首非常好聽與經典的傳統聖詩。作者貝納(George Bennard, 1873-1958)的父親是煤礦的礦工。 貝納出生後不久隨父母自美國俄亥俄州遷居愛荷華州,在那裡成長。 十五歲時父親去世,他去礦場工作負起扶養寡母和四個幼妹的重任。 信主後,他進入救世軍服務。 多年後,他和他妻子都在救世軍中擔任要職。

貝納離開救世軍後,一度是無宗派的傳道人,後來被美以美會按牧。 他一心以主的話語為念,勤奮傳道,足跡遍及美國中西部,北美及加拿大各地;有一段時期完全致力于奮興佈道會。

有一次他從外地佈道回來,經歷了一場嚴峻的考驗,因此他審慎地思考十字架的重大意義,而真正地認清到保羅所說,「和基督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腓3:10)

本聖詩作于1913年,他先作了譜,數次配上了歌詞,都不滿意,直到最後才詮釋了他自己的心聲。 同年六月,芝加哥的一個培靈大會介紹這聖詩,就不脛而走,流傳全國。 本詩歌被灌成唱片後,發行了千萬張,再經電台播放,迅速傳入教會、佈道會、家庭、醫院….…,甚至監獄中囚犯也稱它是「囚犯之歌」。 貝納和妻子哈拿一共作了三百多首詩曲。

有一位宣教士曾在中國廣州明心盲童學校工作。 她見證說,該校有一個患精神分裂症的女童,經常無故發怒。 有一次她發病時,剛巧她的唱機中播放著「古舊十架」,那盲童聽了,竟安靜下來,以後屢試不爽。 另有一患了不治的癌症病人,要求電台為他播放此歌,而他就在歌聲中,安然歸天家。 想不到這首聖詩竟具有對人心靈治療撫慰的超然力量。

貝納晚年住密西根州理德市,當地商會在他家附近樹立一個十二尺高的十字架,上書「古舊十架作者–貝納之家」。 晚上更有燈光照射在十字架上,遠處可見。 迄今仍舊存在。

-摘自榮光社「荒漠甘泉樂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