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這世界非我家

 
 




這世界非我家,我停留如客旅,
我積財寶在天,時刻仰望我主,

天門為我大開,天使呼召迎迓,
故我不再貪愛這世界為我家。

天上萬眾聖徒,望我快來相見,
我將前往歡聚,主已赦我罪愆,

我雖軟弱貧苦,主大能手攙扶,
故我不在貪愛這世界為我家。

主阿,你知我無良友像你,
天堂若非我家,我必流離無依;

天門為我大開,天使呼召迎迓,
故我不再貪愛這世界為我家。

這是一首著名的黑人靈歌,並無真正的作者,而是在崇拜中,會眾自內心發出有韻律的歌聲契合而成。

黑人在地上被奴役,常遭鞭打,過著比牛馬不如的生活,歌唱成為他們在痛苦中唯一的安慰和紓解。

在兩次教會大復興中,許多黑人得救信主,使主人們恐慌,因為他們不能面對必須視黑奴為主內的家人,而不再壓迫他們。因此黑奴們只能偷偷地參加聚會,走到數里路外的沼澤區,聽巡迴佈道者傳福音。

這種聚會有一特色,就是台上宣召,台下呼應。他們的音樂與非洲音樂類似,歌詞與聖經中詩人的吶喊相仿。靈歌是哀歌與讚美的組合,哀歌是他們的心聲,讚美是他們對自由的渴望呼聲。他們對這暫居的世間一無眷戀,對天堂榮美的永福滿懷嚮往。

薄愛博(Albert E. Brumley, 1905-1977)出生在美國印第安人區。童年時,以採摘棉花為生。 他自幼企望能進入音樂界,十七歲時,開始勤習音樂,先後追隨數位名師。

他身經兩次世界大戰,當年醫學未發達,千萬人死于戰火和疾病,他深感生命的脆弱:地上的一切榮華富貴,都是過眼煙雲,轉眼成空,惟有天國才是永生的福樂。因此他有許多詩歌都是以此為題,他詩歌的特色是詞句簡易,含意深湛,曲調輕快,因此在韓戰期間,他的詩歌風行一時,有二百多位著名的歌唱家都在他們的唱碟中灌製他的詩歌,並被唱成各種不同的形式。他的詩歌是信徒嚮往天國的有力見證。

薄愛博將這首黑人靈歌的詞曲改編成簡易、明確、活潑、輕快的聖詩。 這首歌的副歌說,耶穌是我們良友。 多少人千里會知音,見面歡欣;而我們將來見主面時,也正如此。 正歌告訴我們,在天家與所愛的人團聚,勝利歡呼,讚美響應。 他把我們在地上和天上與神親密的關係,在歌中描成一幅美景,化沮喪為福樂。

-摘自榮光社「荒漠甘泉樂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