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祂既看顧麻雀

 
 




為何灰心常怨歎?為何黑影彌漫?
為何心靈覺孤單?甚至欲脫塵寰?
耶穌是我的福杯,祂是我的良友,
祂既看顧小麻雀,深知我必蒙眷佑。
祂既看顧小麻雀,深知我必蒙眷佑。

我聽救主溫柔聲,除去你心憂情,
安息主懷多恬靜,毫無疑懼戰驚;
有主引領在前頭,步步跟隨祂走,
祂既看顧小麻雀,深知我必蒙眷佑。
祂既看顧小麻雀,深知我必蒙眷佑。

當我每次遇試探,黑雲遮蓋迷漫,
喜樂詩歌變哀歎,盼望轉為暗淡;
我就要更親近主,祂必除我憂愁,
祂既看顧小麻雀,深知我必蒙眷佑。
祂既看顧小麻雀,深知我必蒙眷佑。

(副歌)
我唱因我有喜樂,我唱因我自由;
我救主既看顧麻雀,深知我必蒙眷佑。

1904年,馬姍薇(Mrs. Civilla D. Martin, 1869-1948)在紐約的愛夢蕾(Elmira)隨她丈夫馬丁牧師主領一個奮興會。 有人告訴她,有一對曾任教會執事的老年夫婦,如今妻子得絕症臥病在床,希望她能去探訪他們。

她聽到他們過去在教會、社區熱心事奉,如今他們面臨病痛死亡,不知如何去安慰鼓勵他們,因此一再拖延。她又聽到他們也經常為她和馬丁牧師的事工代禱,最後她覺得不得不去探訪。

馬姍薇以為她去的是一個昏暗充滿死亡氣息的家。出乎她意料之外,她進入了一個漾溢著歡樂生命的屋子。女主人躺在起居室窗旁的小床上,窗和窗簾都打開著,鮮花的芬芳隨著一縷陽光潛入室內。

她雖被病魔蹂躪,臉色蒼白,眼神並無怨尤之色,從她的微笑中,馬姍薇嗅到了生命。兩人在床旁交通,馬姍薇發覺她旺盛的靈命,使她忘卻了肉身的痛苦。馬姍薇問她:「你怎能在痛苦中,有這歡愉的精神?」她以顫抖的手,指向窗外。 馬姍薇回首窗外,祗見樹木、草地,野花和三、兩隻麻雀,因此面露困惑之色。 那婦人對她說:「孩子,是麻雀。 當我想到祂看顧小麻雀,也看顧我時,我就得安慰和振奮。

馬姍薇離去時,身心都受到激勵。 她不再感到繁忙工作的壓力,她感到從未如此地被釋放過。她去愛夢蕾領奮興會,自己卻得到復興。
她根据路加12:6和馬太10:29的經文,寫下了這首「祂既看顧小麻雀」寄給作曲家蓋博爾(Charles H. Gabriel,見一月二日)譜曲 。

由於旋律的特色與一般聖詩不同,這首詩歌並不適合會眾齊唱,或詩班獻唱。這是一首獨唱曲。四十年代好來塢名歌星華伊漱(Ethel Waters)時常在教會,夜總會唱福音詩歌。有一次年輕的佈道家葛理翰聽到她唱此歌,深受感動,邀她為佈道團獻唱。

1971年,年邁的華伊漱應邀到白宮演唱,尼克森總統特請她唱這首歌。一如既往,她對這首歌的詮譯,使聽眾流下喜樂的眼淚。

-摘自榮光社「荒漠甘泉樂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