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乩童家族的救星

 
 




客廳傳來爸媽吵架的聲音,我痛苦的跪在窗前,希望虔誠禱告能讓他們和好,沒想到一炷香時間過去,爭鬧聲依舊,我氣憤無奈的向同學口中的神祈禱。十分鐘後,難以言喻的平安進入心裡,吵架聲停止……。

初次禱告嚐到平安滋味

爺爺、爸爸、叔叔都是乩童,我身為長孫,八歲開始傳承信仰,早晚燒香膜拜。家中經常吵架、打架、動武追殺,我常痛苦的跪在窗前向天祈求,不要再有爭執。為了測試神明靈不靈,我曾點香跪地禱告,期待一炷香的虔誠能帶來家庭和諧,卻總是失望。

聽同學說,他信的耶穌會聽人禱告,我決定試試。那天,爸媽又在吵架,我哭著向耶穌禱告十分鐘,難以言喻的平安進入心裡,讀二十分鐘《聖經》後,吵架聲突然停止。父親知道我為此煩惱,竟然說:「以後我會盡量忍耐,不會為一點小事跟媽媽吵架,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

好幾次家人吵架,我就跟耶穌禱告,漸漸地發現,吵架時間變短、次數變少,我知道是耶穌改變我的家庭。


壓力與挫折承受力增加

我國中三年都當班長,三年級時被編入資優班,雖然成績全校百名內,卻在班上吊車尾,自覺丟臉又擔心考不上高中,內心沮喪、無奈、生氣、痛苦,產生輕生念頭,經爸爸勸導才放下。

高中第一次月考,成績不好,挫折感籠罩,我沮喪的扒在課桌上哭泣,基督徒同學來關心,邀請我去教會,我好奇的答應。教會的人熱情、親切又喜樂,詩歌使我的心情輕鬆,於是每個星期天都跑去。

那時我的精神衰弱,晚上睡不著、早上起不來,媽媽買一罐兩萬元的藥治療我的病,想到父母賺辛苦錢,買藥給我治病,卻沒有根治,內心過意不去,就請教會弟兄姊妹為我禱告。一段時間後,心情和睡眠都改善,大學聯考前一週,當同學放鬆心情去玩耍,我卻能專心讀書,才發現自從成為基督徒後,壓力與挫折的承受力增強了。

照理說,我不可能信耶穌,尤其母親知道我去教會後,非常的生氣,星期天禁止我出門。某天,她不煮飯不洗衣、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生我的氣。我趕緊把飯煮好把衣服洗淨晾曬,端著飯菜到母親房間,跪在她面前說:「媽媽,我錯了,我讓您生氣,請您原諒我,請您吃飯!」我不頂嘴,而以溫和的方式面對逼迫。

母親禁足我三個月的星期天不能出門,為了專心讀書以迎接即將來的大學聯考,央求母親讓我去圖書館讀書。但是到了星期天,我忍不住往教會跑,被發現,母親再度發飆。


父母經歷神蹟走進教會

母親只要被「沖煞」,就會去看醫師,若無效,再求問神明,長期喝下符咒燒化的符水,導致血管中毒,身體虛弱,四肢水腫,易瘀血,皮膚如黑炭,痛苦難當。某天她下班路上,目睹可怕的車禍,心中驚懼,回家後癱軟在床上,看遍中西醫、求助神明,都無效。

父親見狀竟然說,「乾脆跟兒子去教會,請牧師禱告,看有沒有效。」抱著一線希望,母親跟我去教會,並在牧師和弟兄姊妹同心禱告下,身體完全得醫治,成為家族長輩首位信耶穌的。

父親有許多靈異經驗,他過去不相信有鬼神,卻在鄉下選乩童那天,到廟宇坐著,竟然起乩,因此被選為乩童。號稱有二十個神明附在他身上,但是他遇到問題時,這些神明都無法幫助他。

他當兵時,睡前都會有黑影來找他,父親被黑影攪擾十多年。無論他用什麼方法都無法把黑影趕走,請問神明,得到的卻是「沒有黑影來」;祖母聽到後,露出驚懼的眼神說:「噓!不要亂講,沒有這回事,嚇死人!」

我成為基督徒後,他好像找到靠山,對那團東西說:「你再不走,我要去信耶穌,去請我兒子的耶穌把你趕走!」

某天晚上,我正在讀書,突然聽到「走開,不要來煩我!」不知道是否父親口中的那個來了,於是摸黑進父親房間問他:「爸爸!是不是你說的那個鬼來了,我為你禱告好不好?」

父親以近乎恐怖的聲音回應「好∼好∼好∼」就這樣,我為父親禱告後,那東西離開再也沒有回來。誠如《聖經》所說,「耶穌是真光,光來了,黑暗就逃跑!」

父親遇見真神,得著真正的平安,也走進教會信耶穌!


(辜進春為彰化伸港靈糧堂牧師,本文轉載自2013年8月出版的 佳音廣播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