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林作逸 走出雙親受害仇恨

 
 




學習並真正饒恕傷害你的人,是基督徒信仰最重要的一部分,林作逸和他的五位兄弟姐妹,就是以血淚去換得這又難又寶貴的恩典。

才四十歲出頭的林作逸,卻已經有23年教齡,但是他仍不斷地進修學習,目前是國立臺灣師大博士候選人。大半的歲月與學生為伍,他仍記得第一次執教鞭時緊張又忐忑不安的畫面。他深愛這份工作,因此常提醒自己莫忘初衷,別把起初對學生的熱情冷淡了。

林作逸受母親和環境影響,走上教職一途,然而真正影響幫助他一生的是耶穌基督。耶穌基督的愛,使他順服環境的磨練,讓自己不被憤怒的情緒綑綁,饒恕害死父母的兇手。現在的他,已經放下仇恨,走出悲傷,成為全然自由的人。


父親外遇女害死盲眼母

林作逸在六個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三。其實父母早年都是小學老師,母親三十歲那年,因為腦部有血塊影響視神經導致全盲,不得已離開教職在家照顧孩子。林作逸出生時,全盲的母親完全靠著摸索持家養育幾個孩子,經濟重擔全落在父親身上,後來父親也離開學校出去做生意。剛開始經商有成,家庭經濟稍得舒緩,但是當父親染上不好的習慣,有外遇,常與母親爭鬧,最後索性分居後,父親的事業中落,負債累累,賣掉房子,母親及六個孩子在社會局安置下落腳台北市木柵的安康社區。

那時有一位教會阿姨每週都來探望他們,帶著他們去教會,母親被基督及教會弟兄姊妹的愛感動,主動帶著六個孩子去受洗。母親問他們是否願意跟她一起受洗成為基督徒,六個孩子異口同聲說願意。

林作逸說,雖然當時他對耶穌基督的認識是片面性的,但是卻能感受到這位神的愛是無條件的,祂有偉大的能力,會帶領天使來關心幫助他們。

有一天,父親突然出現在家裡,原來父親希望母親跟他去台東老家,跟親戚借些錢好東山再起。母親的娘家是台東市的望族,她基於幫助先生的想法,把幾個孩子稍微安排後就跟著父親遠赴台東。

隔天,林作逸便跟著學校去畢業旅行。人到了台東,他急忙打電話給父親要向母親報平安,電話鈴聲響了許久卻沒人接聽,他隱約感覺好像家裡發生了事情。等遊覽車到了高雄下榻的旅館,他才下車,就收到一張便條紙,上面寫著母親病危,要他直接趕到高雄左營的海軍醫院見她最後一面。

他搭計程車趕到那裡時,母親已經過世,遺體被送入太平間冰存,爸爸坐在外面等他。整件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他震驚失措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隔天他問父親這究竟怎麼回事,父親交代不清楚,後來從判決書上得知,原來那天爸爸出門上班,母親和父親外遇的女人在家,母親去浴室泡澡,可能水溫太高,母親有些意識不清,那個女人趁機進去用滾燙的熱水澆在母親身上,使母親因為深度灼傷被送到海軍總醫院治療,最後因為細菌感染導致敗血病過世。


聖道兒家收容林家孩子

六個兄姊妹無法接受母親意外過世,更對那女人的殘酷行為憤恨難平。那女人破壞他們的家庭,又讓他們失去母親,雖然她被判入獄服刑,他們仍然對她恨之入骨。

母親過世後,六個手足相依為命,兩個阿姨幫忙打官司之外,沒有人理會接濟,使他們嚐到人情冷暖的滋味,如同當時收視高的連續劇「星星知我心」。幸好六個孩子都很堅強,他們住在一起,沒有要去依賴誰或投靠誰。大姊決定休學工作養家,他和哥哥考上公費的師專,然而姊姊怎麼努力,收入仍然不夠用,最後在教會建議下,先把三個妹妹送到天母聖道兒童之家照顧,以解決燃眉之急。

第一年,他和兄姊三人,每週六都坐車去天母看妹妹,看完後便一路哭著坐車回木柵。姊姊的收入不穩定,他有時得幫忙賣聖誕卡或送海報,才能勉強有口飯吃。後來姊姊也無法養活他們三人時,聖道兒童之家的傅碧霞院長看這樣也不是辦法,便建議他們全搬過去。傅院長說:「雖然聖道不是你們的家,卻是大家的家。」六個兄弟姊妹住進去後,他們的家由六口人變成上百口的大家庭。

他和哥哥都平日住校,寒暑假才回到聖道。雖然聖道收容許多孤兒,可是對每個孩子都很用心,他和哥哥寒暑假結束要返校時,院長都會塞給他們一筆零用錢,讓他們應急的用。


廿年後兇手再度害死父親

母親被害死的傷痕刻在他們的心靈深處,跟著他們多年。林作逸說,剛開始他無法接受母親被人殘害意外過世的事實,認為母親只是出了一趟遠門。但是面對事實真相,他開始責怪父親,對那位兇手又恨又氣,絕對不能忘掉害母親之仇。

但是隨著年齡漸長,讀更多書,加上耶穌基督幫助他學會順服環境的安排。他試著從其他的角度看這件事,他告訴自己,不要再停留在情緒裡面,如果無法從傷害走出來,會陷入在仇恨及無法饒恕的漩渦中而無法自拔,繼續下去,將很難有未來。他跟其他手足分享他的領會,鼓勵他們也能靠著神的力量走出陰霾。

而兇手從監獄服刑出來後,父親接納了她,兩人住在一起。林作逸和兄姊妹回台東探望父親,有時候跟這阿姨短暫相處,剛開始他們會爭執,彼此之間會有肢體衝突。後來從判決書得知,這女人的學歷不高,總是用很傳統方式來處理情緒。當他學會從同理心角度看這女人後,更清楚發現她已經生病,加上她常酗酒,一旦過量,也就很容易出事。

後來,父親老了,沒有錢,又中風,他們將父親送去安養院照顧,幾個孩子也力勸他,如果他離開那女人,他們願意照顧他一輩子。可是父親表示,他放不下這段感情,沒想到當他回到那女人身邊後,卻遭遇和母親一樣的命運。

母親過世二十年後的2003年,那位女人可能酗酒失去理性,不知怎地,竟然用電鍋打死父親。她,再度遭判刑入獄,於2006年在監獄服刑中過世。


饒恕放下成為他人祝福

林作逸怎麼面對,父母親在二十年間,連續被同一位兇手殘害過世的事?

「一般人會說,要『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若真是如此,那麼人永遠在一個復仇的循環裡出不來,當然也沒有未來。對我而言,要關注的東西太多,我必須走出情緒的傷口,不能讓自己永遠停留在裡面。沒有錯!那是一個傷痛,但是我們要從傷痛中學習。

現在回過頭來看這整件事,發現那女人也是受害者,包括同父異母的弟弟也是受害者。這位弟弟因為小時候被失控的母親,從火車裡丟出去,頭傷導致智能障礙。許多事情證明這女人是情緒失控的人,是有問題的,這位弟弟後來因為親眼目睹母親殺死父親,精神崩潰住進療養院……。」

林作逸至今仍無法理解為什麼他的家會經歷這些悲慘的事,不過他說:「幸好我有上帝,有這寶貴的信仰,靠著上帝的力量,使我能走出仇恨,開始關注人心靈的需要,使我有機會去修讀法律課程,我相信也順服這是上帝安排,讓我走一條不同的道路,有更多的機會為弱勢族群服務。」



(轉載自2013年10月出版的 佳音廣播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