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與君一席話-企業的永續與傳承

 
 


(記與菲迪總裁Mr. Glenn Gordon一席心得)

2013.11.13高樹榮116

自從James引介,一頭栽入威士忌的領域後,發現許多威士忌酒廠,成立在兩百多年前,各有特色各領風騷,都有效忠粉絲力挺。由於行銷手法各異,現在以麥卡倫名氣最大,格蘭菲迪銷量最多,前者為集團所有,後者為單一家族所有,而究其背後,格蘭特家族卻扮演一個關鍵角色。這個家族,從1886成立格蘭菲迪酒廠迄今已有125年。Mr Glenn Gordon已是第五代掌門人。11月6日,難得到台灣訪問,承蒙James好意安排,得以參加歡迎晚宴,有機會當面請益。

回想今年初夏和孫小姐一起,到蘇格蘭參觀格蘭菲迪(以下简稱菲迪)與百富酒廠,菲迪是全世界銷量最多的威士忌酒廠,年產6000萬瓶,而百富卻是蘇格蘭僅存五家,由烘麥到蒸餾,仍然全部手工生產的傳統酒廠。菲迪這麼大量的生產,卻要保持產品特色的一致性。我們都知道威士忌,由發芽,烘麥,磨碎糖化發酵,再蒸餾,稀釋裝桶儲存,調和裝瓶,任何一步驟些微的差異,就會產生不同的調性,求其各項產品的一致性,就有賴各職位達人的專注,再由調酒師總其成,將各桶各具不同調性的酒,調和一致。前幾個月在台灣,遇見了百富的桶匠頭頭Ian,他在百富工作了47年,橡木桶對於威士忌的影響,瞭若指掌。那次到了酒廠,James為我介紹,工作52年后於去年退休的銅匠,蒸餾器達人Dennis,一位可愛又帶點靦腆的老人。但是一聊起酒來,可以看到他兩眼發光,在蒸餾器旁,為我示範了如何取酒心等等。而後再認識了其他人員,幾乎每個人身上,都可以對自己工作的認同,敬業與尊重,心情快樂與安定,我想菲迪與百富酒品精良,都是各崗位達人的貢獻,這也是打響品牌名號的重要基礎。

而菲迪傳承到家族第五代,沒有分家,生意更是蓬勃成長,這也引起我的好奇。自從讀了MBA,學習的大多是,以美國的企管理念為主流,以專業經理人為經營主架構,避免家族影響公司治理,但是,如果全都是專業經理人,難免為了短期的績效,而疏忽長程的目標。其中容易忽略的一項,就是人才培訓,如何讓其專業敬業,育才留才,讓員工認同企業,並樂於工作。因為,這部分是最沒立竿見影的效益,也就最容易被犧牲忽略。因此人力資源再造,也就成為課堂上挑戰最多的討論。然而菲迪加百富兩家酒廠,總共也不過百人,而工齡超過三,四十年的比比皆是。從各個接待人員的表現,都能專業敬業,不卑不亢。在在都讓我留下深刻地印象。

因此,酒過三巡,我也冒昧地請教Glenn先生,如何將企業人員,專業敬業,育才留才,而且讓員工以企業為榮。他聽了笑笑說,It's luck(老天眷顧)。這當然是客套話。他接著說,其實我們是工作地非常努力。當然蘇格蘭也是個讓人安定下來的好地方,(因為沒有太多燈紅酒綠的外在誘因,民情也相對淳樸)。當然,企業對外的大原則,由我拿定主意。而我也必須僕僕風塵,馬不停蹄地,參訪世界各個市場,了解消費客戶,到底需要喜歡什麼,再帶回到內部討論構思,形成共識後,則盡量在範圍內,給予各專業人員發揮的空間。由於這樣,前調酒大師大衛史都華(David Stewart)才能在五十年的職涯內,做出多項創新,成功利用各式不同木桶,創出過桶,甚至三桶,更推出各式經典名酒,獲獎無數。嚐試創新很容易,但創新被認同接受,又成為經典傑作,那就具見功力。同時他也在退休前五年,找出年輕的接班人選Mr Brian Kinsman,而Brian現在也成為威士忌領域中的黃金嗅覺大師,由傳承而又創新。而領導者Glenn先生,就是成功地扮演幕後推手。讓整個團隊適才適所。各司所長,共創佳績。

再而面對世界行銷的各市場通路,在各專業經理人之間,品牌維繫與績效利益間,仍然堅持正派經營,以優質產品,來教育導引市場,同時也用心地,結合不同的方式,關懷社會,提昇素質,做長程久遠的經營規劃,不求短期快速獲利,而讓品牌永續經營。不論是鼓勵支持員工,完成挑戰攀登6000米奇力馬札羅山的壯舉,或是贊助全球有理想的藝術家,駐廠創作等…,各式關懷社會的項目。

更在1980年代蘇格蘭各大小酒廠,由於泡沫經濟時期,盲目擴充,導致週轉失靈,企業紛紛求售時。由於長期保守踏實的經營,運用手上充裕的現金,選定幾家績優潛力的對手,購入股份,委由專業經營者經營(麥卡倫,高原騎士等格蘭父子約擁有30%的股份)。現在景氣復甦後,這項投資就大量獲利。所以保守殷實的經營風格,當時機來臨時,就可以掌握重要關鍵機會,創造長期有利的決策。這也是Glenn先生以本業的基礎,再配合企業管理的務實訓練,創造的一個明證。

另外一個重要問題,就是格蘭家族迄今,已成為一個150的大家族了,如何維繫家族成員之間的平衡,能夠共存共榮。Glenn先生也表示:首先,領導者一定要透明公平,再而以企業持股方式,在獲利分配上,求取一個大多數人滿意的分配方式,再而自己心胸寬大些,有時捨了才是獲得。再而盡量製造一些機會,給家族成員,在外創業的機會。因為,創業后,更能體會當家不易,也就減少摩擦。並且在各式家族聚會中,照顧到所有的人,關懷弱勢的人。由此一來,磨擦也減少了。同時,Glenn先生表示道:“當然,你也必須想到好的方法,讓企業能夠獲利,這才是最根本之道。"企業經營之道,畢竟還是以營利為最高指標。

至於下一代是否,回到企業內來上班,Glenn先生以他自己為例,他從小就在酒廠長大,對酒廠並不陌生,但是由耶魯,再到史丹佛學習完MBA后,到麥肯錫等大顧問公司工作幾年,有了實際心得後,再回到菲迪來接班。才得以在各項挑戰中,漸入佳境。因此,他認為,任何下一代成員,也可以先行在外工作。有了成就,以及實務心得,而願意奉獻給酒廠時,再回來一起參與,那就更容易步上成功之路。

由此可見,他的工作努力,絕對是踏踏實實地投入,一步一腳印。並且專注無私寬容大度的奉獻,才能凝聚團隊力量,造就今天格蘭父子洋酒公司得之不易的成果。

真是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足益一生。感謝老天,感謝James,也感謝格蘭父子洋酒公司。有感而記,大伙分享

樹榮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