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電影『星際效應』  
 
【快樂芬多精廣播節目精選主題】

Emily老師帶您看電影『星際效應』
一起旅行真實與科幻的宇宙空間之謎

103年11月15日快樂芬多精廣播節目中,Emily老師為大家導讀及分享近期賣座電影-星際效應(Interstellar)與本片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

『星際效應』片中描述人類離開地球,抵達一個更遠的星系所發生的種種事件。你對於星際旅行有興趣嗎?人類是否有可能抵達更遠的地方取得更多知識?

浩瀚的宇宙中,蘊含了多少未知的時空之謎?

邀請您透過Emily老師的精闢闡述,一窺其中奧妙。



一部觀眾似懂非懂卻精彩絕倫的電影

電影『星際效應(Interstellar)』是現今所有影評人及觀眾公開承認最看不懂但票房最好的電影,當觀眾進電影院觀看時,會深受其中關鍵劇情之處吸引,著迷其中而忽略許多在觀戲同時無法理解的地方,放下想要鑽研邏輯的想法,進而被廣闊的宇宙觀點,與跟隨導演的鏡頭被帶領到更遠的地方,感受離開地球、置身星系間的壯闊心情。

堅持用「空間」、「時間」、「人性」融入執導作品的導演 -
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

本片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自年輕時就是一位「不管觀眾懂不懂,我就是要拍,就是要用這樣的手法去描述,就是想做這件事情」的導演,不管電影推出的時節、當時的浪潮,他不太在意市場流行什麼,也不太在意什麼東西能夠賺錢;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所有的電影作品都在探討三件很重要的事情:「空間」、「時間」、「人性」,他廣為人知的代表作為「黑暗騎士:三部曲」以及「全面啟動」,這二部電影作品同樣帶給觀眾全新的視野,用人類比較進步的觀點,跳脫眼前的格局。

與環境交融,在系統間穿梭自如

在本片中提到的「蟲洞」,其實是一種空間扭曲的現象,只是因為人類生活在土地的表面,不容易理解空間扭曲這件事,試想一個人在游泳池中潛水行走,我們會發現游泳池的水會因為人的進入,而開始扭曲、改變成為符合這個人體積的樣子,一旦水中的人開始移動,游泳池的水就會因應人的移動而改變原有的形狀。我們以為是人類不斷開創空間,事實上是空間不斷地為人類修改扭曲它的形狀。

移動的範圍、移動的能力與移動的同質性,產生了系統與組織。

舉例而言,魚群在大海的洋流系統中來回游動,漁夫只要遇到魚群便可以大量捕獲,魚群的活動與洋流系統緊密結合,不會出現彼此分散或獨自行動的狀況。

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也有這樣的系統,例如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企業文化、不同家族的人有源自各家族的行為模式…等,環境中同時存在各式各樣的系統,成功的人便是能在其中遊走自如的人,能夠在不同系統中取得不同的養分,當一個人能夠移動在各個系統中,他就可以擁有更高的觀點,能看見解決事情的縫隙,人的心志也因為取得了各系統間的不同參數而更為篤定強壯。

每一個系統依其原則各自和諧運作著,各系統間互相依賴卻又各自獨立,形成這個世界如同大小齒輪般的環扣著。好比在高速公路沿途有桃園系統、台中系統、高雄系統,它們的車流轉速、燈號標誌不太相同,會因應系統連接城市的交通流量需求而有不同的設計。讓自己能自然地穿越各個系統,這是一種能跟不同領域的人融合的態度跟能力。

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詮釋的弦理論:二點之間的最近距離-蟲洞

「蟲洞」指的是兩點之間的最近距離,以前我們知道兩點間最近的距離是直線,但因為空間發生扭曲,如同把一張紙二對角對折,直接把兩點折在一起,超越直線的最短距離就出現了。

人類早已在實際生活裡運用這樣的概念,例如企業的管理總部身處八角型的建築形式正中央,再將空間向上堆疊,系統間就能最快彼此聯絡;台北101大樓若是改為左右延伸至而不是垂直式的建築,所耗費的空間和管理成本便會大幅提高。

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便是透過電影畫面表現他對科學的觀點,不像科學家證明式的理論令人難以接近,而是用另一種沒有距離的方式,把科學家腦海中想像的畫面具體化,透過電影劇情及影像讓觀眾毫無距離的接近科學。


穿越限制,運行自己的小宇宙

在片中提及的「平行宇宙」,一般人瞭解的是同時會有很多個你存在,用另外一個方式來說明,我們試想一下,假設有一個玻璃魚缸,魚缸中的魚就會認定這個玻璃瓶就是世界的長相,這個玻璃瓶被放在一張桌子上,但是玻璃瓶裡的人並不知道桌子的存在,因為他們看不到桌子的存在;我們再把畫面拉遠一點,放了玻璃瓶的桌子被安置在一個房間裡,玻璃瓶、桌子、房間是同時存在的,所以在玻璃瓶裡發生的事,也同時在桌子上、在房間裡發生著;

我們把這個房間再想成是一部正在電視中播放的電影,而正在看電視的你,看著畫面中的房間,以及房間桌上的魚缸,一切都是同時存在的,但卻在各自不同的系統裡頭,從魚缸到人,一切都在同步進行當中。

導演將平行宇宙的概念,用了一個很棒的手法呈現,透過一個父親與女兒的連結,片中提到二次元、三次元、四次元、五次元,也就是在這個世界當中每個次元都同時存在,只是因為在不同次元的空間裡,無法聯繫,僅能靠「波長」溝通,「波長」在我們理解的範圍稱之為「意念」。

為何人會祭拜祖先?

因為我們知道在不同次元中,祂是跟我們類似的能量體,在不同次元當中,類似的能量體很容易形成家庭(family),所以我們可以想像二次元、三次元、四次元、五次元都活著一個你,彼此卻都不會進入彼此的系統當中,但是卻靠著波長不斷影響與傳動著,同時發展、同時存在。

平行宇宙中「另外一個你在幫助自己,另外一個你在教會自己」

所以有時候人會覺得莫名的低落、特別害怕或莫名地化險為夷,很多心靈成長的書會說你的指導靈或天使在幫助你,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在劇中提到的論點是-其實那是「另外一個你在幫助自己,是你在教會你自己」。

在另外一個次元當中靠著波長,透過傳動,讓你在某個時間點開竅,懂得把握某些人、某些機會,每個你都是同時存在的,現在的你過得好,另一個次元的你也才有好日子過。

片中父親透過「波長」傳遞訊息,希望引導女兒走向預料中的某些事情,『波長』就像廣播節目的發送頻率,我們看不到這個波長,但我們知道它傳到高雄、花蓮,大家打開收音機就能聽得到,所以世界上真的有很多東西,是我們眼睛看不到但確實存在的。

思考的波長可以穿越困難跟障礙,把思考放在沒有限制的範圍,就能創造更多

在劇情中,穿越蟲洞後有幾個可登陸的星球做為選擇,其中一個離黑洞相當地近,該星球的質量相當高,身處在質量、密度極高的世界,時間會改變,時間會過得比其他地方慢,一分鐘就可能是地球的好幾年。離黑洞近的高質量星球,波長也相當明顯,片中該星球表面覆蓋滿海水,受黑洞影響下極規律地在每分鐘就會出現海嘯,一旦在這個星球待個幾分鐘、耽擱一下,男主角在地球的孩子就進入中年,甚至年老了。

在電影「全面啟動」中,克里斯多夫.諾蘭導演亦描述當人睡著時,可能在夢境中過了五十年,但是其實在現實世界當中只過了如打盹般的五分鐘,當我們的注意力可以離開具體而現實的一切,我們的大腦便可以以數萬倍的速度,高速運轉著。

這種時間的概念,是一種很棒的學習,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希望告訴所有的人:「思考可以穿越很多事情,而思考的波長可以穿越困難跟障礙,如果我們只把眼光放在眼前密度與質量如此高而具體的事物上,很多發明、創意就出不來、推不動。」,敢想很重要,把思考放在沒有限制的範圍,就能創造更多。

穿越系統、啟動思考,獲取來自世界的養分

這個世界是由許多系統組合而成,每個人的大腦都是一個系統,每個家庭也是不同的系統、不同的企業、文化也是不同的系統,高雄人、花蓮人、台北人也有各自不同的思考系統,台灣與亞洲、西方有不一樣的系統,地球以外有不同的系統,有更大的太陽系,有更大的宇宙以外的世界,我們需要溝通與理解彼此;對這個世界多一點好奇,對這個宇宙多一點探索,也許我們的思想就能穿越某一些困難。

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說:「人要有穿越系統的能力。」,穿越系統前,你一定要啟動自己的波長,也就是思考,也許我們沒有穿越到其他星球的能力,但我們可以穿越各式各樣的人、文化,就能成為一個在個系統間游刃有餘的人,我們就可以從中獲得最多養分,看待很多事情的格局跟高度就會與眾不同。


把愛放大,活在更宏闊的世界觀中

人類歷史上經過幾次「知識大爆炸」的階段,發生的當下出現很多的人才,許多有能力的人在某一特定時空聚集在一起,例如:三國時代人人均為將相,資源豐富、能力權勢都為上上之選,在該時代過後,人類就會出現一個巨幅的躍進能力;西方文藝復興時代,大量的思考家、創作者與藝術家;以及工業革命時代後,人類發展的突飛猛進,而現今網路時代也是相同的狀況。

電影推出之際,記者訪問導演,因近年來此類題材的電影產量眾多,為何還是要拍「星際效應」,導演回答:「我在這個時刻推出這部電影,是希望全世界的人不應該只把眼光放在環保、糧食短缺或國與國之間的資源保衛戰上,應該要把很多想法放在更大的宇宙觀,不是為了移民外星球,而是要知道地球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我們才能開發出不同的能量、能源,不再依賴石油或過度浪費糧食,讓人類的心志往上升級,地球就能做更好的運用,而不是掠奪的事情。」不管我們對宇宙有沒有興趣,試著放下對錯的觀點,也許用試著了解人類未來可能性的角度,來享受這部電影,讓這部電影把你帶到不一樣的地方。

不要只把焦點放在問題的解決上,而是放在更大的宇宙觀,在宏闊的世界觀中去關心更多的人,把愛放得更大。這世界相當有趣,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追求的不是票房,但他拍的每一部片都幫他賺進鉅額的財富,每一部電影都引發很多人的省思,值得成為一部部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