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轉載)
 
  會做人比腦袋好重要  
 
洪蘭

最近去替一個研究所作甄試委員,因為這個領域現在很紅,所以報考的人很多;問了一整天,結束後,所長很過意不去,因為公家給的車馬費只有兩千元。她就自掏腰包請我們吃飯。用餐時,大家談起剛甄試過的學生,都頻頻搖頭,因為現在的學生坐沒坐相,有的坐下來,腿就翹起來了,甚至叉開來成八字形;只有少數學生腿有併攏,而且只有極少數的學生離開時,把椅子推回去。

所長很感慨地說,現在知識翻新得這麼快,兩年前的教科書已經沒有人用,五年前的就當廢紙回收了!科技日新月異,學生只要肯學,其實不必管他現在知識有多少;但人品不端,以後會令系所蒙羞。席間有位教授說,他去某大學演講,回家後,一堆學生寫電子信來要投影片;原來,該課要寫報告,最簡單的方式當然就是直接跟老師要投影片,有學生還特別註明「請務必回」,讓他哭笑不得。

話匣子一打開,每個人都有類似經驗,最普遍的就是「不具名」,也就是說,向老師請益,卻不告訴老師你是誰;這種信只好直接退回,因我們不處理匿名信。所長的先生說,他公司招考員工時,他一時興起,走進去看他的人事主任如何篩選新人,只見主任很客氣跟考生遞名片,那考生轉身看到他,便把手伸出來,大剌剌地問「那你的呢?」

他吃了一驚,不能相信有人這麼魯莽,他說,在別人的地盤,人生地不熟,不可以擺出高姿態,看到陌生人,一定要先探別人的底,不可先假設別人地位低。

他雖然是開玩笑地講,但是意思很明顯:「你們大學教了什麼?怎麼教出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目空一切的學生來?」其實不只學生,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都出了問題,很多人把無禮當作性格,把邋遢當作時尚;其實,不注意衣著、蓬頭垢面、不修邊幅…,不是豪邁,是不尊重別人的表現,粗俗也不是率直,是沒有品味。

一些描寫性器官的話,絕不可在會堂上講,它不代表草根性,它只反映出沒教養;前警察大學的教務長黃富源說得好,率直是良好的品質,禮貌是永遠不變的價值,直來直往、不做作,很好,但是必須有禮貌,不然就是粗魯;冷漠也是一種更大的粗魯。

我們從小被教導,「禮」是規規矩矩的態度,「義」是正正當當的行為,大家都守規
矩,社會自然安定和睦;現在新聞娛樂化,天天大幅報導藝人結婚、外遇、緋聞…,讓孩子誤以為這就是人生,行為就該這樣。又因為這些沒有營養的新聞,嚴重壓縮了國際新聞和一些重要民生經濟議題,使學生沒有視野、無法判斷是非,念了很多書,卻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為給人家什麼樣的觀感;當他們抱怨找不到工作時,能怪誰呢?誰願意和粗俗無禮又自大的人共事呢?

教育是國家的根本,品德是做人的根本,切莫等閒視之!司馬光說:「德勝才者謂之君子,才勝德者謂之小人」,自古以來,國之亂臣,家之敗子,皆「才有餘而德不足」。

除非人類的品德能跟得上文明的腳步,不然文明越進步,人類越不快樂。我們實在不願意看到年輕人比現在更無禮、無德。

有句話說得好:「有德有才是上品,有德無才是中品,無德無才是庸品,無德有才是毒品」。只要是人的社會,「忠誠、正直、公平、正義」還是核心的價值觀。